<dd id="660os"><nav id="660os"></nav></dd>
<nav id="660os"></nav>
  • <menu id="660os"><menu id="660os"></menu></menu>
    <nav id="660os"></nav>
    <xmp id="660os">

    一個沒擠上火車的人

    發布時間:2019-01-30 20:13 作者:admin 瀏覽數:

        
      文/申賦漁
      
      火車越來越快,年輕的父親跟著車子,拼命奔跑,跑著、跑著……這是1994年的大年初一。
      
      1993年大年三十的前一天,我從珠海到廣州,趕乘火車回家。當天沒買到票,天就黑了。一隊巡邏的人跑過來,把廣場上的人群驅趕出去。
      
      我回家的路費是向朋友借的,舍不得去住旅館。原本打算在廣場坐上一夜,沒想到會被趕走,只好背了包一直往前。
      
      沒有親身經歷過的人是想象不出這么個壯觀而凄涼的場面的。已經是除夕的前夜了,火車站附近的路邊、公園、高架橋下的空地上,挨挨擠擠全是人。許多人已在這里坐了幾天了,像無家可歸的難民。在一個不知名的公園門外,我靠墻坐著,一覺睡到清晨,響著音樂的灑水車過來都不知道,被冷水澆了一頭一臉,才醒過來。
      
      第二天,已是大年三十,廣場上買票的隊伍依然長不見尾,一動不動。天漸漸黑下來,我知道,又無望了。我背了包,跑到窗口,想看個究竟。售票的窗子開著,里面一個穿著制服的女人端端正正地坐著,并不售票。再看別的窗口,也是一樣。是票賣完了么?怎么沒貼告示?為什么還開著窗口,讓一廣場的人傻傻排隊呢?正疑問,幾個帶了臂章維持秩序的人走過來,惡狠狠地讓我到后面排隊。
      
      一種荒謬感涌上心頭。我離開火車站,重又回到那個不知名的公園邊上,坐下來,這是昨晚睡覺的地方。
      
      夜深了,被驅趕的人們,蔓延到了這個不知名的公園邊上。半夜12點多,忽然被孩子的哭聲驚醒。昏暗路燈下一對年輕的夫婦,輕聲哄著孩子,小女孩6歲多,揉著眼睛大哭。怕是被噩夢纏著,醒不過來。媽媽抱在懷里拍著、拍著,孩子哭聲低下去,睡了。
      
      我睡不著。老家這會已在放新年的鞭炮了吧。老家的習慣,子夜一過,便立即放鞭炮祈福,放得越早越有福。父親其實夜里12點前是不睡的,守著時間,放了鞭炮,上了香,再睡。
      
      我跟弟弟睡一張床,一顛一倒。大年初一,天剛亮,便默不作聲地起床,新棉襖、新褲子、新布鞋、新棉襪。我和弟弟互不搭理,一句話不講。為什么?新年開口第一句話就得拜年,而拜年,必須按長幼次序來。
      
      先到爺爺床前,"恭喜您,爺爺。""恭喜您,爺爺。""恭喜你們。"爺爺咳嗽一聲,從枕頭底下掏出兩個紅包,一人一個。拿了,飛跑到父親房間。"恭喜爸爸。""恭喜你們。"爸爸媽媽的紅包年三十晚上就給了,給了其實也沒什么意思,過了年還得還給他們。爺爺的就不要還了。這時候,弟弟還是不跟我講話,因為還沒給媽媽拜年。媽媽在廚房,早飯已經做得差不多。"恭喜媽媽。""恭喜你們,相公。"媽媽說。"恭喜你,哥哥。"弟弟終于回過頭跟我說。這是一年中,他唯一一次喊我哥哥。
      
      我點點頭,擺出哥哥的樣子:"也恭喜你,弟弟。"我也是唯一一次喊他弟弟,平時都是互喊名字。
      
      我靠在墻根底下想著這過年的事,那小女孩又哭起來。我回過頭。孩子的爸爸朝我歉意地笑笑:"孩子幾天沒睡,受苦了,做夢呢。"我點點頭:"也沒買到票啊?""票買到了,沒擠上車。""啊?你怎么買到票的?窗口根本不賣的啊。""窗口是不賣,我們開始也不知道,后來聽人說要去住賓館,賓館能幫買票,貴一點。""這樣啊!你們住哪家賓館?"
      
      在離火車站不遠的一家叫"環西"的招待所交了住宿費、車票費、手續費,終于拿到車票。看了看發票,上面隨便寫了個日期。我并不在意。
      
      我很高興地抓著票進到候車室,愉快地坐在包上等火車。忽然走過來一個穿制服、沒有戴帽子的人,讓我把票拿出來,說是查票。我很篤定地說:我有票。我把票遞給他。他一拿到票,抬腳就跨到了長椅的另一面。我大喊起來:"有人搶車票啦!"那人隔著椅子站著,并不走,對我說道:"再喊就撕掉。你拿一百塊,就還你。"喊是沒用的,候車室又吵又亂,沒有人管。也沒法去追,因為我不能扔下我的包。我沒有一百元,我只有五十元。他接過五十元,把票還給我,一轉身,立即消失在人群當中。我死死地握著票,呆子一樣坐著,努力不肯流下淚來。
      
      大年初一,去南京的火車一動不動地停在站臺。人山人海,我不要命地往上擠,終于擠上去,被扁扁地卡在一個窗子的邊上,臉朝外。火車緩緩啟動,門關上,許多人跟在后面跑著、跑著。忽然看到昨晚坐在我邊上的那個小女孩的父親,跟著車子,拼命奔跑。只有他。小女孩和她的媽媽怕是已經擠上了車。
      
      火車越來越快,年輕的父親跑著、跑著……這是1994年的大年初一。

    (責任編輯:admin)
    我喜歡
    (0)
    0%
    不喜歡
    (0)
    0%
    天津快乐十分天津快乐十分平台天津快乐十分主页天津快乐十分网站天津快乐十分官网天津快乐十分娱乐天津快乐十分开户天津快乐十分注册天津快乐十分是真的吗天津快乐十分登入天津快乐十分快三天津快乐十分时时彩天津快乐十分手机app下载天津快乐十分开奖 海南海口 | 临猗 | 鄂尔多斯 | 深圳 | 济南 | 东方 | 天门 | 普洱 | 新沂 | 白山 | 桂林 | 黄冈 | 宁夏银川 | 乌兰察布 | 海门 | 玉环 | 铁岭 | 十堰 | 长葛 | 馆陶 | 苍南 | 三亚 | 吉林 | 双鸭山 | 阿克苏 | 五家渠 | 河南郑州 | 琼海 | 姜堰 | 长兴 | 漳州 | 自贡 | 鄂州 | 晋江 | 商丘 | 阜新 | 保定 | 南充 | 乳山 | 湛江 | 晋江 | 黑河 | 长葛 | 灌南 | 海门 | 南京 | 东营 | 天长 | 酒泉 | 泰兴 | 东莞 | 陕西西安 | 三明 | 鞍山 | 烟台 | 吕梁 | 葫芦岛 | 图木舒克 | 长葛 | 亳州 | 巴中 | 阿坝 | 嘉兴 | 龙口 | 偃师 | 仁怀 | 淮安 | 黔西南 | 贵港 | 玉林 | 黔南 | 明港 | 清徐 | 临夏 | 潍坊 | 喀什 | 迪庆 | 钦州 | 靖江 | 海西 | 龙口 | 简阳 | 东台 | 柳州 | 临猗 | 武威 | 汝州 | 惠州 | 吴忠 | 龙岩 | 新泰 | 开封 | 平潭 | 东莞 | 台湾台湾 | 喀什 | 临汾 | 五家渠 | 牡丹江 | 雄安新区 | 济宁 | 保定 | 黔南 | 平潭 | 库尔勒 | 朝阳 | 锡林郭勒 | 张家口 | 永康 | 齐齐哈尔 | 寿光 | 台南 | 海拉尔 | 本溪 | 吉林长春 | 克拉玛依 | 阿拉善盟 | 吉安 | 建湖 | 河池 | 荆州 | 海北 | 洛阳 | 白山 | 五指山 | 温州 | 石狮 | 六安 | 漯河 | 湖南长沙 | 大同 | 台北 | 沛县 | 雅安 | 日土 | 河源 | 江苏苏州 | 惠州 | 咸阳 | 咸阳 | 武夷山 | 泰州 | 大庆 | 吴忠 | 吐鲁番 | 温岭 | 达州 | 瑞安 | 泰兴 | 青海西宁 | 抚州 | 桐乡 | 安阳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海西 | 怀化 | 丽水 | 吴忠 | 石狮 | 洛阳 | 铜仁 | 醴陵 | 周口 | 廊坊 | 阿克苏 | 海拉尔 | 任丘 | 桐乡 | 云浮 | 漳州 | 馆陶 | 潮州 | 衢州 | 柳州 | 海北 | 河南郑州 | 汉川 | 牡丹江 | 泗阳 | 赵县 | 金昌 | 陕西西安 | 内江 | 汝州 | 昭通 | 株洲 | 广西南宁 | 抚州 | 泉州 | 清远 | 海东 | 寿光 | 宿州 | 宜春 | 顺德 | 龙岩 | 儋州 | 馆陶 | 阿拉善盟 | 牡丹江 | 厦门 | 简阳 | 恩施 | 柳州 | 库尔勒 | 齐齐哈尔 | 商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