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660os"><nav id="660os"></nav></dd>
<nav id="660os"></nav>
  • <menu id="660os"><menu id="660os"></menu></menu>
    <nav id="660os"></nav>
    <xmp id="660os">

    命喪9900:天佑中華誰來佑窮人?

    發布時間:2016-08-28 16:50 作者:羽談飛 瀏覽數:
     花季少女徐玉玉死在了上大學的路上。尚未入學就因9900元學費被電信詐騙團伙給騙光了,于是,心跳加速,全身痙攣,瞳孔放大,死了,豆蔻芳齡18歲。生命脆斷,民憤滔滔,舉國皆斥:警方能滴水不漏地抓住所有異議人士,為何就打不掉電信騙子?眾口一詞曰:非不能也,實不為也!       但這次警方終于爭了一口氣,在不到一周之內就將宋玉玉案的詐騙團伙偵辦得水落石出,這本是值得褒揚的一件好事,然而,當案情大白之后,又讓人陷入另一種痛心疾首的社會性焦慮。無論是受騙者宋玉玉,還是行騙團伙一幫九零后小年青,雙方都是窮人,都是窮人家庭的孩子。這一次之所以能被警方重視而迅速偵破,不在于宋玉玉被騙了,也不在于這幫小年青行騙了,而在于宋玉玉的猝死激發的社會民意浪潮給當局施加的民意壓力。       講到這里,也許讀友們會覺得“民意不可欺”,那你又錯了,民意是否可欺不在于民意本身,而在于民意劍指對象是否屬于他們死守的范疇。如果民意劍指對象是他們可以放棄的范疇,那么,他們就會不遺余力順應民意而從重從快,譬如蘭州交大博文學院校長陳玲開出患癌教師案;如果民意劍指對象是他們必須死守的范疇,那么,他們就會不但漠視民意還會扼殺民意,甚至將制造民意的“刁民”關進籠子,譬如徐純合案、雷洋之死和連云港核廢事件等等。       民意是否有用?肯定有用。宋玉玉在被詐騙之后隨父親三輪車去報案,但警方卻說“錢是不可能追回來了”。也就說,類似宋玉玉被騙案即便報案也白搭,根本就不當回事,不然在這國,誰的手機每天不收到三五條詐騙信息都不好意思開機。但宋玉玉的死激活了民意,花季少女,準大學生,教育局官員電話,這些都是掀起民憤的助推元素。但是,滔天民意也并非是他們一定要偵破的壓力,民意是否有用不在于是否對民眾有用,關鍵在于民意是否可以被他們利用。而這次9900命案的作案者是一群窮小鬼,迅速法辦之后不但能安慰民心證明自己的政治正確,還能對所有“不安分”的窮人階層形成震懾,這對于繼續維護他們需要死守的東西是百利而無一害。因此,所以,很快,就破案了。當然,即便是為了被他們利用的民意,也是很好的,能夠迅速偵破也算對受害者一個交代,也是對他們曾經一貫不作為的行政作風的一次自我鞭撻。       但是,如果宋玉玉案僅僅停留于抓住了一群窮小鬼就止步的話,那宋玉玉就白死了。這不是第一個宋玉玉,更不會是最后一個宋玉玉。果不其然,就在宋玉玉死后第五天,另一個大學生又因2000元被騙就一命嗚呼,據說死前這個男孩一直在念叨“媽媽要賺多久才能賺回來呀”。擺在我們面前一個核心問題是:這兩個少男少女究竟是因為被騙而死?還是因為幾千元錢沒了而死?但從宋玉玉能主動帶上父親去報案和小男孩死前嘴里的一直嘮叨可知,這兩個少男少女都被騙本身并沒有多大壓力,相反,宋玉玉恰好是在得到警方“錢不可能追回來”的告知之后才氣斷身亡,小男孩也是因為痛心疾首“媽媽多久才能賺回來”才痛疾身亡。       因此,這兩個少年都是因為幾千元錢沒了而死的。換句話說,即便不是被詐騙,或者被搶,或被偷,或被自己搞丟,他兩都會死。這說明,他們不是被騙死的,而是被窮死的。       女孩的父親是蹬三輪的,估摸媽媽也沒什么好職業,9900絕不是按月能賺下來的,而是要靠年;男孩的媽媽賺2000都是異常艱難,一般來說,男孩要比女孩更有心理承受力,但這男孩卻硬生生被沒了2000元給急死,可想而知,男孩的家庭比女孩的家庭更加貧窮。如果他們的家庭有5萬打底,他們就不會死;如果他們的家庭有10萬打底,他們只會痛罵騙子;如果他們的家庭有20萬打底,他們就會一笑了之。但他們的家庭都沒有,孩子都長到讀大學了都沒有,那這兩個家庭將永遠也不會有讓孩子不被幾千元給氣死的家底了。       真正的悲劇就在這里。       雖然因區區幾千元丟了就氣死的孩子只有這兩個,但類似這兩個孩子家庭的有多少?這個數據是國家機密,誰也不知道,他們不能統計也不敢統計(作者微信yutanfeiytf)。扶貧攻堅戰已經打響了一年有余,這兩個孩子就死在了扶貧攻堅的鑼鼓喧天中。這個國家什么都很重要,尤其我們在網上說句話都能山巔得地動山搖,但唯獨這個國家的人不重要,尤其尤其窮人和窮人家的孩子特別不重要。       但另一個人人都難以面對的驚人事實是,這個國家的真正財富全是由窮人和窮人家的孩子創造。很多年前,筆者就在納悶一個問題,凡是我所知道的朋友和同事,天天出入酒樓和高級會所的貴男貴婦們,我幾乎找不到一種可以解釋他們創造財富的邏輯,但他們卻是享受財富的最大利益者。環顧我們生活中所用的一切,幾乎無一不是來自最底層的窮人和窮人家的孩子創造,他們可能在流水線上、在腳手架上、在陰暗作坊里、在黑煤窯下幾百米的掌子面上,在城市各個角落的墻壁上、電桿上、窨井里和正在鋪油的馬路上,更不說一日三餐全是由留守在偏遠山區的老弱婦幼創造。但結果是,雖然所有價值都是窮人創造的,但窮人最終卻一無所有,雖然富人從不創造價值,但富人們卻能無所不有。這就是制度性貧困。       制度性貧困的典型特征是窮人沒有價值分配話語權,別說沒有分配話語權,就是在百般盤剝下辛苦一年還得去“惡意討薪”。如果讀友們認為這兩個孩子的心理素質有問題的話,那就太低估“窮人孩子早當家”的驚人品質。2014年的春節前夕,一位14歲姑娘因為看不下去父母討薪的屈辱,就從20多層高樓墜下給欺負爸媽的惡官惡警看,請問,這與宋玉玉的死難道不是如出一轍嗎?窮人掙錢針挑土,富人用錢水推沙,制度性貧困讓富人用窮人的錢一點也不心疼。2015年年底,一位13歲的小姑娘因為一塊巧克力就跳樓而亡,只因賣爆米花的父親實在支付不起一塊巧克力的罰款,難道這與宋玉玉的死有什么區別嗎?為了澆滅窮人醒悟過來的自尊心,制度性貧困鼓勵富人為富不仁。 (責任編輯:admin)
    我喜歡
    (0)
    0%
    不喜歡
    (0)
    0%

    相關文章

    天津快乐十分天津快乐十分平台天津快乐十分主页天津快乐十分网站天津快乐十分官网天津快乐十分娱乐天津快乐十分开户天津快乐十分注册天津快乐十分是真的吗天津快乐十分登入天津快乐十分快三天津快乐十分时时彩天津快乐十分手机app下载天津快乐十分开奖 大庆 | 和县 | 东方 | 东台 | 梧州 | 十堰 | 桓台 | 晋江 | 亳州 | 乐清 | 河北石家庄 | 江西南昌 | 德宏 | 朔州 | 赣州 | 漳州 | 河源 | 莱芜 | 湘西 | 衡阳 | 桂林 | 通化 | 济源 | 沭阳 | 莆田 | 阳泉 | 东莞 | 澳门澳门 | 河北石家庄 | 淮南 | 天水 | 安阳 | 雅安 | 株洲 | 馆陶 | 漳州 | 汕尾 | 三沙 | 曹县 | 十堰 | 邹平 | 灌南 | 大庆 | 济宁 | 丹阳 | 阿克苏 | 大丰 | 甘南 | 吉林长春 | 丹阳 | 德阳 | 大庆 | 荆门 | 漯河 | 珠海 | 白沙 | 如皋 | 韶关 | 郴州 | 济宁 | 德清 | 三门峡 | 厦门 | 陕西西安 | 雄安新区 | 宁德 | 诸城 | 乌海 | 燕郊 | 南通 | 昌吉 | 霍邱 | 宜都 | 亳州 | 漯河 | 泰兴 | 扬中 | 襄阳 | 渭南 | 龙岩 | 靖江 | 丹东 | 溧阳 | 姜堰 | 阿拉善盟 | 鄂州 | 聊城 | 镇江 | 甘肃兰州 | 东台 | 泰兴 | 白城 | 贵港 | 攀枝花 | 安徽合肥 | 海安 | 博罗 | 阳江 | 丹阳 | 永新 | 那曲 | 兴安盟 | 娄底 | 东阳 | 玉溪 | 巴中 | 馆陶 | 白沙 | 荆门 | 广汉 | 漯河 | 灵宝 | 海西 | 池州 | 莒县 | 库尔勒 | 白山 | 信阳 | 海拉尔 | 黑龙江哈尔滨 | 吉林长春 | 廊坊 | 宿州 | 徐州 | 临汾 | 博尔塔拉 | 铜陵 | 大兴安岭 | 汕尾 | 鄂尔多斯 | 日喀则 | 河南郑州 | 昆山 | 溧阳 | 三门峡 | 日照 | 海拉尔 | 定安 | 商洛 | 鞍山 | 芜湖 | 泰兴 | 西双版纳 | 日照 | 楚雄 | 六盘水 | 三沙 | 安吉 | 保山 | 大兴安岭 | 海安 | 深圳 | 盘锦 | 深圳 | 扬州 | 日喀则 | 嘉善 | 东阳 | 吐鲁番 | 乐山 | 大庆 | 简阳 | 洛阳 | 阿拉尔 | 黄冈 | 淄博 | 阿里 | 泰州 | 淮安 | 新泰 | 牡丹江 | 洛阳 | 莆田 | 滁州 | 开封 | 镇江 | 南京 | 诸暨 | 阿坝 | 甘南 | 邵阳 | 昌吉 | 楚雄 | 寿光 | 信阳 | 大同 | 六盘水 | 博尔塔拉 | 任丘 | 张家口 | 日照 | 宜昌 | 海安 | 九江 | 保山 | 定安 | 江苏苏州 | 湖南长沙 | 遂宁 | 常州 | 黑龙江哈尔滨 | 东台 | 桐城 | 绥化 | 慈溪 | 江西南昌 | 辽源 |